博鳌纵论全球跨境投资趋势 中企出海“喜忧”自知

2017-03-27 11:08:22 来源:上海证券报 作者:郭成林

⊙记者 郭成林 ○编辑 孙放

 

自2015年起,全球跨境直接投资(FDI)流动首现逆转,发达经济体取代发展中国家,成为全球FDI的主要流入地,占比超过55%。至2016年,发达经济体在全球FDI流入量中所占份额又进一步提升,达到57%。这一逆转背后,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从FDI输入方一跃成为对外投资方。3月26日,记者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采访了数位投资大佬,探讨跨境投资与中企“出海”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。

乐观派:海外投资热是大势所趋

安邦集团可称近年来在海外投资领域“最耀眼”的中国企业,其CEO吴小晖说:“我们的跨境直接投资的成本是很低的,且现在全部都在盈利。”

“回顾历史,改革开放三十余年,一开始是萌芽状态;自2001年起,跨境投资有了一个大幅度的增长,这是跟国力增长相匹配的;去年,达到了一个峰值,1701亿美元,在64个国家投资了近7000家企业。我国对外投资的存量累积下来,大概有1万亿美元出头。而美国是4.5万亿,其每年对外投资是3500亿。”吴小晖认为,这就像是一个自然规律,等国家的GDP发展到这个水准,其参与全球产业链整合、参与全球化的趋势就是不可逆的。有自然、内在的需求,我们应该规律性地去寻找支点。吴小晖分析道,目前,对中国来说,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差不多是平衡的。而且,中国现在对发达国家的投资还在增加。

吴小晖在介绍安邦集团的投资模式时表示:“我们其实跟别人的投资还不一样,我们是在配资产池,收取稳定的现金流。”“我们接触的项目每年大概有1000多个,而真正成交的估计只占其中很低的比例。”吴小晖如是说。

对投资回报率,吴小晖直言,原则上年回报率不能低于10%。“这是我们投资的铁律,只要低于10%我们就不投。所以我们才投了100多个项目,哪怕有很高的潜在回报,没有稳定性也不投,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原则。”

“我们的每一个项目都是成功的,因为我们非常谨慎。我们每一单项目必须挣钱,没有人给我们出成本,我们必须确定每单项目都有很好的利润,在最坏最坏的假设条件下,我们要拿得到(利润)。”吴小晖说。

同时,他强调,中企对外并购不一定要用外汇,安邦就没有用一分钱外汇,而且安邦还能把外汇输入进来。这是因为目前全球已进入资源整合的时代,安邦在国际上的融资成本就很低。

其实,安邦也非孤例。从互联网巨头到A股的一批上市公司,均成为这一轮中企海外投资浪潮的推动者与弄潮儿。

谨慎派:今年海外并购步伐或放缓

然而,宏观数据或许给出了另一视角。

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今年2月1日发布的报告,2016年全球FDI流量约为1.52万亿美元,下降13%。“2017年,国内货币政策的调整,以及境外不确定性的增加,可能会令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步伐放缓。”投资领域知名专家胡祖六在博鳌论坛对记者说。

而2017年又多了新的变数,全球范围内,特别是发达国家市场,以英国脱欧、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事件为代表,保护主义抬头,中国企业赴海外投资,可能需要逾越新的障碍。

谈及风险,中国民生投资股份公司董事长董文标此次在博鳌也有一番论述。“中国企业走出去存在三大风险:第一大风险是安全风险,比如在一些欠发达地区都有安全风险,很多中国企业都遇到过;第二个是政治风险,有些国家不稳定;第三个是投资评估和法律风险。项目投资行不行,账算好了没有,资金方面能不能可持续地给予支持,都需要考虑。”

董文标还称,实践证明,走出去后“深一脚、浅一脚”遇到很多问题和风险。“建议采取抱团走出去模式,这样不仅可以做大,还可以跟被投资的国家进行充分沟通。”